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流言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354 2019-09-13 07:01

聂氏宴会上大家举杯畅饮。

聂明玦:江宗主,魏公子卿姑娘得以平安归来实乃我伐温大军之万幸。

聂明玦:来诸位,我们敬魏公子,卿姑娘。

蓝湛没有来。

卿酒酒又不喜欢这样人多的地方。

回酒后她便一直靠在魏无羡肩膀上。

聂明玦:魏公子卿姑娘,今日为何没有佩剑?

魏无羡:不想佩罢了。

他拍拍卿酒酒的头,让她继续倚靠。

“身为世家弟子,佩剑乃是殊荣。”

“姚某知魏公子素来不羁,卿姑娘素来洒脱。可如此简慢,未免有些托大轻浮吧。”

“早就听闻魏公子剑法了得,本来还想趁今日跟魏公子比试比试,可没想到连剑都不佩。只有美人在怀,真的不肯赏脸啊。”

其余几家絮絮叨叨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见场面逐渐尴尬,聂怀桑赶紧岔开话题。

聂怀桑:魏兄,卿姑娘。说说你们是怎么杀了温晁的吧。

魏无羡: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是什么意思?”

“我听说温晁死前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只怕连他亲爹都认不出他了。”

“是啊,我也听说。”

“这魏公子卿姑娘修了奇怪的法术,连符咒都透着邪门。”

“说不定修的是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抚琴的声音戛然而止。

聂怀桑赶紧再次岔开话题。

聂怀桑:魏兄与卿姑娘郎才女貌,先前我就觉得很相配了!

聂怀桑:这次患难同归,感情更是上了一层楼呢!

魏无羡:是啊,聂兄。

卿酒酒:我出去了,身子乏的紧。

她小声凑近魏无羡耳朵。

魏无羡:知道了。

卿酒酒先一步离场。

回去的路上遇到蓝湛在弹琴。

回想他说过的话。

“修习邪道终归会付出代价,古往今来无一例外。”

“此道损身,更损心性。”

其实他说的没错,卿酒酒又何尝不知这些。

坐在走廊坐了很久,魏无羡也中途离场,江澄也来寻他。

江澄:我说你们怎么了。

江澄:以后这种场合还是要佩剑的,免得让人说没有家教。

江澄:阿卿随意毁了,你得随便还在啊。

魏无羡:我这个人就是越说什么越要反着来。

魏无羡:不想佩。

卿酒酒:别吵了……我还是换个地方继续坐着吧。

江澄:留下!

江澄:大哥在教你们,什么场合什么做派。

江澄:那也不许去,跟我回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