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凶器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541 2019-08-24 19:03

魏无羡:你不来看看?

魏无羡:这位仙友灵力醇厚,厉害的很。

卿酒酒:打情骂俏就算了。

魏无羡:什么什么打情骂俏?

卿酒酒:没没没,当我没说。

被这么多世家公子包围,薛洋必定逃不了,他也没想逃。

趁着魏无羡他们跟晓星尘寒暄,阿卿找了根木棍暗戳戳吊起来的薛洋。

卿酒酒:明月清风晓星尘,你可以啊。

薛洋:喂,你的关注点难道不应该是小仙门被屠嘛。

薛洋:你们正派不是应该关注那个嘛。

卿酒酒:那种事有师兄们在。

薛洋:表现的可真悠闲,千万不要被那些义正言辞的老头子逮住。

薛洋:不然,有你受的。

卿酒酒:我们相信我们正派,是不会那样的。

薛洋:可他们不信你啊。

薛洋料定阿卿不敢说出去这件事,别看那些人们师兄前哥哥后的,她不敢用此来做赌注。

薛洋:话说回来,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卿酒酒:怎么又转到我身上了。

薛洋:我就想知道。

薛洋:你看我都被抓了,跟我说说。

薛洋:我又不会告密。

卿酒酒:谁知道你会不会告密,年纪轻轻鬼点子不少。

薛洋:我不会,因为……

薛洋瞥了一眼远处寒暄的几个人,蓝忘机正看过来。只不过阿卿背对着他们看不到。

薛洋:因为,我们是同类啊。

远处的蓝湛眉头慢慢皱起。

卿酒酒:嘘,说什么呢。

薛洋更肆无忌惮,他被绑又没被堵嘴。

薛洋:同—类!

卿酒酒:别闹!

薛洋:不让闹也行,我就想知道,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阿卿抓抓头发一屁股坐下来,手里的木棍有一下没一下戳着薛洋脚边。又看了看他的小指,抿唇。

卿酒酒:我会……我大概会无视旁人的,狠狠教训他们一顿吧。

薛洋:欸……你果然和所谓名门正派呆久了,说话都伪善起来。

卿酒酒:这不是伪善,是成长。

薛洋:我可没有那个阿羡,也没有那个蓝二哥哥。

薛洋:那你如果跟我一样没被收养只是个小混混,你要如何无视旁人?怕是还没教训别人就被打个半死。

卿酒酒:那我会把妨碍我的踢掉。

薛洋:只是踢掉?

薛洋:你瞒不过我,你谁也瞒不住。

薛洋:那之后你从不戴配剑,我就知道。

薛洋:你的杀心,不比我少到哪去。

不带配剑为了不让自己拥有凶器,但其实这剑是凶器,这心也同样是凶器。

那年暴雨之下,阿卿无助哀嚎。

她忘不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