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愿为一人,但唯她故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536 2019-10-04 07:00

此时。

金麟台。

金光瑶在书桌前,偶遇江澄。

金光瑶:江宗主。

江澄:敛芳尊。

金光瑶:是有事来找阿瑶的吧。

江澄:是……阿卿终归还是叫我一声江澄大哥,我想……

金光瑶:是的了,想来询问为阿卿好,是大哥的心意。

江澄:我只是路过。

江澄:你对阿卿是真的吗?

金光瑶低眉浅笑。

金光瑶:得见一人倾国色,天雨飞花动半城。

金光瑶:江宗主请相信我对阿卿的心意。

江澄:三十三天宫,离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

金光瑶:我不相思。

江澄:哦?那你这份感情,为何如此强烈。

金光瑶:为生命里不可错过之人。

江澄:那不就是相思?

金光瑶:不,人生苦短而相思漫长,红尘不尽生死一刹,天知道等待我的将是邂逅或是错过?

金光瑶:我怎能立于原地,任光阴被日日消磨?

江澄:那你将如何?

金光瑶:红尘有她,我去红尘。

江澄:红尘将乱。

金光瑶:红尘乱,我挡;地狱开,我去;四海怒,我渡;苍生阻,我覆。

江澄:何苦?

金光瑶:但为她故,不惧十丈软红,颠倒磨折之苦。

金光瑶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

但他确实是这个意思。

金光瑶:阿卿只是遗忘了我。

金光瑶:只要我让她想起来就好了。

金光瑶求野心常在。

求花常开,人长在,一生知己,永不相负。

江澄:我明白了。

金麟台以外,夷陵乱葬岗。

大家正庆祝温宁恢复神智。

阿卿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卿酒酒:好像有人念叨我。

卿酒酒:话说,阿宁好棒!

这满桌子菜色都是色香味俱全。

温宁:魏公子,酒酒,这些日子辛苦了。

这一高兴,或者有一有心事,魏无羡就喝了很多酒。

直到大家都醉倒在桌子上,温情和阿卿收拾碗筷。

却听到魏无羡那样嘟囔。

魏无羡:本来许诺师姐最盛大的婚礼。

魏无羡:如今就连婚礼也参加不了,那金氏还要我的小阿卿!

魏无羡:我真的没用啊。我没用。我没用。

卿酒酒:嘿,兄弟,振作起来!

魏无羡:谁是你兄弟。

魏无羡:你看不到我,其实我现在稳的一批。

卿酒酒:谁说我看不到你了,现在手里拿着碗,脸上顶着两坨红晕的不知道是谁呦。

魏无羡:我才没有……等等……你能看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