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退出家族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702 2019-09-27 17:15

“卿酒酒的法宝,金宗主就是怕她不能驾驭,他们却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那个银铃步摇发钗,来路不明。”

“是啊,四块阴铁,还有一块至今没有下落。”

江澄:栎阳常氏的阴铁被薛洋盗走。当时我们都在场。

“从栎阳到清河,谁知道那个魏婴和卿酒酒有没有和薛洋私下串通。”

“不是温氏余孽说了嘛,在不夜天的时候卿酒酒就与薛洋相熟。”

“一个吹笛子控怨气,一个发钗控傀儡。”

“等等,这发钗控傀儡……我到是听说有一家邪门歪道最擅长。”

聂明玦:什么邪门歪道?说清楚。

“这……”姚宗主偷看几眼江澄。

金光善:应该不会是夷陵卿氏。

“原来是夷陵卿氏!那等妖魔怎么还有后代活着?”

旁敲侧击话里有话,金光善心满意足看着大家在互相猜测。而江澄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蓝曦臣:下定义还太早了。

蓝曦臣:阿卿在我蓝氏修身养性,并无半点邪祟。

蓝湛看了眼自家兄长,知道他的用意。一家人自然是维护。

金光瑶:泽芜君说的是。

金光瑶:阿卿天赋异禀,更是识大体顾大局之人。

卿酒酒这人打住,还是要从魏无羡说起。

金光善:魏无羡对我金某怀疑倒也无妨,但是他是江氏中人,深受江氏恩惠。

金光善:他却屡屡不听江宗主的教诲,那天百花宴那么大场合,他当着面,说翻脸就翻脸。

金光善:可背着你呢,他在百凤山跟人说,‘我从来没有把江宗主放在眼里。’

金光善:大家都听见了吧。

起哄的人不少。

蓝忘机:没有。

金光善:你说什么?

大概没有料到一向谨言慎行家规三千的蓝忘机会开口。

蓝忘机:我没有听魏婴说这话。

蓝忘机:他和阿卿,也从来没有对江宗主有半分不敬之意。

金光瑶:是嘛,那日百凤山围猎魏公子气势汹汹,说了太多话,一句比一句石破天惊。

金光瑶:我也记不得了。

金光善:他们一直很嚣张,净说些狂妄的话。

“我早就看出来了,他们滥杀成性。不修仙术,修什么诡道术。”

绵绵:不是滥杀。

绵绵:我只是觉得滥杀这个词不太妥当。

“有何不妥。魏无羡从射日之征起就滥杀成性,你能否认吗?”

绵绵:射日之征是战场,战场之上岂非人人都算滥杀,如今就事论事。

绵绵:如果当时真的是那两名督工虐待俘虏害了温宁,那这就不叫滥杀。

绵绵:卿姑娘也一向对错分明,她不会眼看着魏公子做出这样的事而无作为的。

“此言差矣,那些说下来的督工都说温宁是自己不小心从山崖摔下去,他们还好心帮忙治疗!”

“真是让人心寒啊。”

绵绵听到这说词根本一肚子气。

绵绵:那些督工害怕,为了避免虐待俘虏和杀人的责任,他们当然一口咬定他是自己摔下来的!

明明是为了对的一方仗义执言,却被金氏人而不齿。

绵绵:你们一个个嗓音大就有理?既如此,我退出家族便是!

绵绵把金氏的衣服往地上一扔,算是没有辜负自己的良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