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黑色学院一尘不变

第四十一章 垂死少女、爱哭死神与暖男骷髅

黑色学院一尘不变 唯耳 4101 2019-10-10 07:56

“呼呼呼,真是吓死我了,不会真的要打死我吧。”

白冥锁紧房门,蜷缩在被窝里疯狂的发抖。片刻后,见萝布丝没有追来的动静,总算是放下心来。

“还有点时间,赶紧学习吧。”

白冥翻开了字典,才看一眼,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映入脑海,白冥立刻就翻下一页,还是一样,白冥加快了翻页的速度,很快整本字典就看完了。

白冥也不迟疑,立刻拿出了下一本字典,继续翻看,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白冥看完了所有的字典,也记下了全部内容。倒不是白冥学会了神文,只是单纯的记忆下来,距离运用还差的远。

一股困意涌上脑海,无法抑制,白冥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强行振奋精神,拿出了一本初级课本《魂眼入门》。

“魂眼是一种瞳术基础,运用少量的神力提升自己的眼力,主要用于侦查魂魄。之后还有分支进阶瞳术,例如搜,测,退,反,视等,属于必修科目。”

“少量神力?我也没有啊。”白冥指着书本,一字一句的翻译完后,心态就崩了。按耐住心中的无奈,继续往下看。

“由于神力需求较少,算是神体的天赋,伴随着修炼可以长时间无消耗开启,属于最实用的神术。”

“魂眼简单易学,人人都会,日常生活中许多东西都与它有关,例如路标信息等。”

“哭了,也就是说,没有魂眼,基本上就是寸步难行喽!”

白冥苦着脸:“觉醒不了,神力也没有,魂眼开不了,寸步还难行,这不是死循环么?”

此时的白冥已经身心俱疲了,虽然伤势早已恢复如初,但是心理上的疲惫感却无法消除。

“啊~唔……”白冥打了个哈欠,“好困啊,不行了,实在太难了,熬夜会长不高的。”

白冥勉强地将书放在了床头柜上,随手关掉灯,沉沉的睡去了。

床头的闹钟时间刚好定格在八点整。

……

房间中,萝布丝突然一愣:“这么早就睡了?神力都没掌握,不抓紧时间学习,居然睡了,冥想不会么?”

萝布丝停下来手中的工作,靠在椅子上略做休息。

“算了,不管他了,算算时间,快开始了吧?”

萝布丝望向窗外,有些出神,良久之后,才逐渐回过神来,望了望桌子上相片中那个微笑着的女孩。

“哎,帮了你这么久,这次帮不了了,就最后再送送你好了。”

萝布丝缓缓站起身,将所有的工作资料收好,穿上外套,直接出现在宿舍外。

萝布丝指尖轻弹,神力微动,布下了一个强悍的防御禁制。

“也许什么都不知道的死去,才更适合你吧,小鬼。”

“希望你有个好梦吧。”

……

学院某处的悬崖上,一位面容憔悴的女子盘膝坐着,一头青色的长发垂至腰际,双目紧闭。

洁白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显得更加的虚弱,四肢格外的纤细,躯干有些干瘪,犹如风年残烛一般,好像随时都会死去一般。

她胸口上有一枚泛着微光的怪异胸章,忽明忽暗,她的脸上泛起了苦笑。

“萝布丝,你来了……”

声音很是微弱,仿佛微风轻拂就会吹散一般,难以听见。

“牧伊,你后悔么?”

萝布丝语气冰冷,只是静静地站在她身后不远处,望着她。

“后悔?”牧伊语气平淡,“不会的,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萝布丝沉默了,看着牧伊将死的背影,内心很是烦躁。

许久之后,牧伊打破了沉默。

“那个小孩子怎么样?”

“哪个?”

“就是被你救下的那个?”

“白冥么?”萝布丝思索片刻,“他命不好。”

“是么?”牧伊语气有些失落,“本以为我走了以后你不会那么孤单的。”

“他没有神力,注定会死的。”萝布丝叹了口气,“时间问题罢了。”

“没神力?”牧伊微微抬头,很是疑惑。

“是的,据调查,他可能是个教室遗孀,父母应该已经死了,剩下的没办法查询了。不过也无所谓,至少他和学院的关系不会有误的。”

“可能是他们的人么?”

“应该不会,谁会派一个废人做内应啊。”萝布丝语气也轻松了下来。

“可是………”

“没关系的,我早就全面检查过他的身体了,没有异常,就是没神力,就算是威胁,也是微不足道的。”

萝布丝没有在意,指了指天上的月亮:“快开始了吧!”

“嗯”牧伊语气淡然,不悲不喜。

“有把握么?”萝布丝再次回复了冰冷。

牧伊没有回答,只是缓缓转过头,望着萝布丝。那暗淡无神的绿色双眸中,透露出了无限的悲凉。

萝布丝转过身,语气冷漠:“我开始后悔当初把你捡回来了。”

牧伊微微摇头:“我不后悔。”

萝布丝微微一震,语气略带气氛:“我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救回来一具尸体,简直亏大了。”

“那个小孩子,还可以陪你不是么?”牧伊脸上泛起了笑容,只是这个笑容在这她的脸上显得很是难看。

“你别给我提那个赔钱货,吃了我这么多珍贵材料,连个神力都没有觉醒,就恢复了一下伤势,简直巨亏。”

萝布丝语气更加气恼了,狠狠一脚踩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牧伊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笑着,发出那沙哑无比的声音。

“真羡慕他可以陪在你的身边。”牧伊望着天上的圆月,语气很是萧瑟。

“你想多了。”萝布丝语气低沉,“我还有些文件要处理,我先走了……”

说完,萝布丝迈步就要离开。

“我可以叫你一声母亲么?”

牧伊突然开口,语气诚恳。

“还记得当初我捡到你的时候,你一无所有么?”萝布丝说话很是缓慢。

牧伊愣住了,完全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现在也一样。”

说完,萝布丝直接就消失了。只留下牧伊一人神伤。

牧伊笑了,笑得很开心,看着那地上留下的的潦草字迹和一个无奈的骷髅表情:“估计又要哭一夜了。等你回家。”

“谢谢你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黑涟先生。”

“好想像以前一样,抱着你撒娇。”

“好想亲口叫你一声母亲。”

“好想一直呆在你的身边。”

……

消失后的萝布丝没有回到宿舍,来到了一间办公室中,坐在了真皮座椅上。

萝布丝现在心情很糟糕,看着井井有条的办公桌,一股莫名的愤怒涌上心头。

“砰”的一声,萝布丝直接将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推倒在地上。

“气死我了,浪费了这么多的材料,最终什么都没有,都没有了。”

说完又是一拳,直接打断了办公桌,咬牙切齿:“该死的白冥,居然还有心情睡觉。”

接着又是一脚踹翻了所有的书柜,弄的一片狼藉,烟尘滚滚。

萝布丝的背后,一具矮小的骷髅静静地看着,幽蓝的鬼火双眸中充满了无奈。

黑涟挠了挠头,没有开口阻止萝布丝,蹲下身子,在那片废墟中翻找着。

萝布丝依旧没有停止手中的暴行,看见什么砸什么,一间不够下一间,很快整栋楼房摇摇欲坠。

楼下看门的老大爷只能连连叹息,带上了眼罩和耳塞:“哎,又来了,这个月都十多回了。”

过了很久,萝布丝才缓缓停下,望着周围的废墟,面目狰狞:“还是杀了那小子吧,眼不见为净。”

说完就打算离开,却被黑涟拦住了。

“你干嘛?想造反么?”萝布丝眉毛一挑,语气很是不善。

黑涟只是摇了摇头,递上了一张照片:“只是觉得你会需要而已。”

萝布丝只是扫了一眼,眼泪就夺眶而出,止都止不住了,一把抱住黑涟,哭嚎了起来。

黑涟只是调整了一下身形,从不到一米拔高到了一米八左右,搂住萝布丝,轻抚着她的头。

“我知道你不甘心,可这就是她的命啊,我们阻止不了。”

黑涟轻声低语,语气很是轻柔。

萝布丝没有回话,依旧低头哭泣着。

“别任性了,白冥不是她,也替代不了她,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有不要忘记她而已。”

萝布丝的哭声更大了,黑涟宠溺地看着萝布丝,搂的更紧了

“哭吧,将心里的悲伤与不甘都哭出来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黑涟继续安抚,顺带还喂了不少心灵鸡汤,看起来很是专业。

突然,萝布丝推开了黑涟,泪眼汪汪地望着黑涟:“你就不能体贴点么?知道我要哭,也不知道变软一点,肋骨弄的我好痛。”

黑涟望着萝布丝泛红的双眼和脸上那几道红印,有些尴尬:“那你等一下,我去换套衣服。”

萝布丝坐在原地,依旧小声抽泣:“那你快点儿啊!”

片刻后,黑涟回来了,穿着一套玩偶熊的服装,碰碰跳跳地跑了回来。

“哎呀呀,这位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哭了。”黑涟用着可爱的嗓音,张开了双手:“来,抱抱。”

萝布丝立刻扑倒在了黑涟的怀中,嚎啕大哭了起来。

黑涟依旧安扶着萝布丝,内心充满了无奈。

不知过了多久,萝布丝累的睡着了,时不时地喃喃低语:“不要走,不要再离开了,我不想再……”

黑涟轻轻抚摸着怀中萝布丝的脸,低声呢喃:“又要一个人了啊!”

“白冥,希望我私自救下你是对的。小姐她,实在是太孤独了。”

“我毕竟是个死物,无法给小姐想要的,只能静静地守在她的身边。”

“小牧伊,一路走好。我和小姐绝不会忘记你的。”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