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世界辣么大作为天使的我想去看看

一百一十二,一言不合就尬聊。

嘛,参观了那雕像以后大家在艾丽卡的带领下继续的逛起来了。

不得不说大家对于精灵族的娱乐项目的匮乏终于有了了解了。

至少除去了那雕像的震撼以后接下来也就真的是索然无味了。

踢毽子比赛是什么鬼!!这个玩意是应该放在祭典上面的东西吗!!

而且这个还是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幻月已经开始捂脸了好吧!!

不过有趣的也不是没有,毕竟每个村落都会有展示,这个听上去貌似还不错的样子,但是现在还没有开始,他们也都还在准备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可看的。

然后稍微在外面吃了一点东西以后幻月他们就回去了……

不过那花糕倒是蛮好吃的……

“所以说你们就这样回来了?”

独守空房的雪莉惦着脸似乎有些不高兴的说着。

“嘛……毕竟好像真的是每年才来这里一次,这里甚至连一个固定店面都没有,而且大部分的东西都还在准备,你以为有什么好逛的?”

幻月也叹气着解释着。

“不过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睡在我的房间呢?”

没错,这里就是幻月的房间,他们回来以后去雪莉的房间却并没有找到她。

所以最后就在幻月的房间找到了……这个有因果关系吗?

“反正去哪里都没有什么关系吧,反正我只是一个醉鬼……不过精灵族的人还真是绅士啊,明明我一个醉鬼留在这里却什么也没有做,难道说我的魅力已经消失了吗?”

雪莉似乎有些叹气的说着,而幻月则吊着死鱼眼看着她。

“你是醉鬼这一点就已经out了!而且这里守着的精灵族的人可都是女的 ,你难道已经饥渴到这种程度了吗?”

“那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家伙不肯来宠幸我啊……算了,和你这种连草都不吃的家伙也没得好说了,接下来怎么办?”

雪莉在床上翻了个面,然后似乎有些不高兴的说着。

“嗯,在街上也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什么恶意。”

梅丽莎也有些纠结的说着,说实话被这样对待还真是第一次……

“雅比也是,那些人都是好人喵……”

雅比趴在幻月的背后,嘴里还咬着一块之前一位精灵族的孩子送的糖果。

“莉丝也不觉得他们是什么坏人,不过这样实在是有点太奇怪了……”

莉丝虽然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是还是感觉不出来。

“像这样没有回报的善意果然很奇怪……一个两个就算了,整个精灵族的人都这样的话实在是有点……”

利亚可是作为冒险者摸爬滚打过的人,像这样的善意偶尔的话倒也不是不会有,但是这个实在是有点过头了。

“……这一点的话我大概也有想法……大概精灵女王是打算要促成精灵族的人和其他种族的人之间的联系吧,但是一下子这样的话必定会遭到抵触,所以才想到了我们……可是很奇怪,这样的话为什么女王却好像躲着我们一样不来召见我们呢?”

幻月很困惑,目的什么的在见到那位贤者的时候幻月大概可以猜到了。

但是举动还是很奇怪,而且艾丽卡的那份恭敬也没有办法解释。

而且还有爱丽丝的消失……

“是这样吗……这样的话确实有些东西可以解释了……不,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拜托我们做些事情了。”

雪莉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光辉,很多东西都串起来了,但是还是有些东西没办法解释。

“不过我以前也没有听到过这样的传言,而且为什么精灵女王要突然改变以往的方针呢?”

新的问题也产生了……

“线索还是太少了,如果能够知道爱丽丝在哪里的话就能去问她了,不过至少我们已经得到了精灵族的人对我们没有恶意这个答案了……总之大家先休息吧。”

幻月叹息的说着,今天一天让他那沉睡的记忆也开始缓缓的苏醒了,那原本以为已经看开了的思绪也缓缓的浮现了起来。

“……好吧,虽然我差不多睡了一天了。”

雪莉很干脆的站了起来,然后就从床上下来了。

“好吧,但是记得别睡过头以后忘了吃晚饭了。”

利亚叮嘱着,然后将雅比从幻月的背上脱下来带走了。

梅丽莎和莉丝也都离开了……

“呼……说实话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心大的……看了或许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过来啊……”

打开了窗户,窗外的花瓣仿佛爆炸一般的吹进了幻月的房间里面。

“这就是传说中的到了家乡以后却一个人也不认识自己了的感觉吧……现在洋溢在我内心的到底是心痛还是悲伤亦或者只是后悔呢……”

抬起头看着那精灵母树,幻月的双眼眯了起来……

“老伙计啊,恐怕也只有你还认识我了吧……如果我那个时候能够做的快一点的话应该会来得及吧……但是或许不完成你才是正确也说不定啊……”

。。。。。。。。。

“……”

“怎么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好像想要拜托我们帮忙但是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

晚饭依旧如此的丰盛,而吃饱喝足的幻月看着艾丽卡说着。

“这……在下……”

“好了好了,别在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了,有什么直接说,干脆一点!你可是一个合格的游侠啊!”

幻月直接打断了艾丽卡的话,如果不制止她的话大概又会说一些奇怪的话出来的,而且还没有丝毫的营养只会人让幻月想要钻到地下去!

“是!其实在下想要请你们能够帮助我们准备祭典……”

“OK,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倒不如说如果不这样的话反而会让我感觉头疼呢。”

就在艾丽卡有些犹豫的说着的时候,幻月光速的回答着。

连一颗米的犹豫都没有!

“这……在下觉得还是再考虑一下比较好……”

这样反而让艾丽卡有些惶恐起来了。

“不,这样下去还没有等到祭典我们就已经咬闲死了,正好让这个祭典有趣起来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毕竟我们也受了这么多的恩惠了。”

幻月的脸上露出了仿佛感兴趣的笑容,如果用自己的手把这里搞成最有趣的祭典的话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而且说不定还能找到爱丽丝的线索也说不定。

“在下明白了!在下这就去通知一下!”

艾丽卡似乎很激动的说着,然后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真是如同风一般的人啊……看来你的预测被证实了,但是接下来怎么办?”

雪莉用手肘顶了一下幻月似乎有些不是很高兴的说着。

“谁知道呢,而且爱丽丝为什么不能和我们一起离开的理由我也不清楚……我可不觉得能够允许爱丽丝被抓走的精灵女王会管的这么严……总之走一步看一步吧,而且祭典最后精灵女王应该会出现吧,到时候去问一下就可以了。”

幻月现在已经决定好方针了,只要一切顺利的话到时候靠着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和砂锅一般大小的拳头无论如何都能说服对方的。

幻月对自己无比的自信。

“要是这样就好了,虽然总觉得幻月你每次这样说最后都会出现问题。”

利亚似乎有些无奈的说着,每次幻月自信满满的说出来的时候到时候总会出这样那样的问题。

真是不可信啊。

“谁说的啊!这一次一定可以的!!”

幻月似乎有些不服气的说着。

“额……幻月哥的话一定会没事的。”

莉丝似乎有些劝说着,毕竟不管发生什么幻月大概都能力挽狂澜吧。

“还是莉丝你好啊!!这些家伙都喜欢拆我的台……”

幻月似乎超级不高兴的说着。

“嘛,毕竟幻月你平时的表现实在是太对不起你这张脸了。”

梅丽莎终于说了一句公道话……

“咳咳咳,这些事情我们先放到一边去吧,既然明天就要去工作了,那么今晚我们也要好好happy一下是吧,所以有人要来玩昆特牌吗?”

就在幻月将牌拿出来的一瞬间,大家就快速退场了,就连雅比也被利亚带走了……话说自己的萝莉怎么好像变成别人的了啊!

“唉……无敌真是寂寞啊。”

叹气着将牌收了起来,幻月靠着窗户似乎说的有种寂寞如雪的感觉。

“没办法了,要不你们陪我一下?”

幻月对着旁边守着的那几个士兵说着……然后那些士兵颤抖了一下以后就开始装聋子了。

“切!算了,我就去睡觉吧。”

啧了一下舌以后,幻月就走了。

这让那些士兵都松了一口气了。

毕竟他们可不知道这种游戏能不能赢啊。

不过幻月可没有老老实实的去睡觉而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的屋顶……即使是周围那些观察的精灵也没有发现……个鬼啊!

不过幻月一直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

“今晚的风儿好喧嚣啊……不对,不是这个台词。”

幻月仿佛发神经一般的站了起来。

“精灵女王,你这家伙,在看我对吧!”

幻月用手掩着脸说着……

“好像也不对……”

幻月仿佛沉思一般的坐了下来,然后稍稍身体往后仰了一点,用手支撑着身体往上看着。

“我到底在干什么呢……尬聊吗我?今晚的风向要变了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