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宅男圣骑士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一百一十三、光速回收flag

在树林里干掉一个梦魇附身的人类并不是多大的问题,只是现在的这副身体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两军交战的视线之内,所以在草草处理完现场之后,我便朝着森林深处大步前进,先摆脱所有人的主意再做别的打算。

而等我来到一般人类很难涉及的地方,一直隐匿着身形的提塔妮娅突然冒了出来。

“亚历克斯,其实我有一个办法让你恢复,要试试吗?”

微冷的面容和稍稍比平时锐利的眼神表明了她现在的控制者已经换了人,可我不明白为什么她现在会这样说,毕竟以前那么多次在这方面她都没能帮得上忙,乍一说“其实我也懂”就很令人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但基于对她的信任,我还是点了点头。

“很简单,构建身体需要的魔力,全部给我就行了。”

提塔妮娅飞到我周围绕着圈,最终停留在肩膀上坐下,笑着说道:“虽然这样做很浪费,不过你也应该明白,只要行之有效就是好办法。”

“嗯……所以你要怎么取走我的魔力?”

“别动。”

这具恶魔之躯对于触觉已经相当迟钝了,但提塔妮娅在耳边的轻语依然让我感到一丝痒意。如果放在平时的话,能和她这样亲近我肯定会特别开心。可当她说出这种话的那一刻,我的心脏再次紧了一下。

不会是梦魇吧……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羡慕希莉雅。”

听到她这样说我还是忍不住想要转头,却被她死死按住,只能问一句:“羡慕她什么?”

“当然是羡慕你能那么相信她啊……”提塔妮娅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你刚才,应该怀疑我了吧。”

无法否认,确实是有过这一想法。

“我也知道的,你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和亚历克斯当成不同的两个人,所以我们这些因为‘亚历克斯’汇聚到你身边,甚至不停的骗你,瞒着你真相的家伙,确实没有资格奢求完全的信任。”

“我倒是没有……”

提塔妮娅打断我,抢白道:“有,你有,别在我面前撒谎,你骗不了我的。”

如此娇蛮而又自信的妖精才是她原本的样子,暂时伪装出的温柔也掩盖不了这种本性。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扛不住了,去依赖一下别人也可以。这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是很认真的劝你。”

“为了保住亚历克斯?”

我笑了笑,顺着她刚才的话问道。

没想到的是,提塔妮娅并没有否认我这个玩笑,而是回答:“你可以这样想,毕竟我说什么你都不可能全信的,还不如直接告诉你,确实有‘你是亚历克斯’这部分的原因。所以我才会羡慕希莉雅,她不知道什么亚历克斯,不知道什么神灵与恶魔,对你的感情就不会掺进杂念,只是因为是‘你’,才有的这一切。”

或许是这样吧。

但我觉得,希莉雅真正让我动容的是她的勇气。有这样一个女孩子在支持自己,我没有理由倒下。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必须把能够威胁到她的梦魇彻底铲除。

“不过啊,我还是要说,有什么事情,如果能找我们来分担,其实我们会比这样看着你一点点前进要开心得多……好了,你闭上眼睛。”

我无视掉她的话,只是吐槽:“干什么嘛这么神秘。”

提塔妮娅没好气的说道:“因为我现在没穿衣服,这样你满意了吗?”

卧槽?

“你这个笨蛋又不会主动释放出魔力,每次变成恶魔形态都必须让别人帮你把固化的魔力破开才行。但现在情况紧急,所以我必须让身体的接触更多才行……”

那具小巧身躯的模样非常能勾起我回头的欲望,但从她的话中,我提取到了更重要的信息。

“情况紧急?”

“嗯,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但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不知何时穿好了衣服——也可能只是在骗我的妖精绕到我的面前,“你现在身体还能动吗?”

嗯?为什么这样说……嘶!

我刚想试着动一下胳膊,但浑身的剧痛让我几乎瞬间就瘫倒在了雪地里。

“强行抽离魔力就会是这种结果,我已经尽量小心了,而且你应该不会想顶着那个样子去找艾米丽。”

“是……但这也太疼了……”

不仅仅是难以忍受的疼痛,伴随着一起出现的还有极度的乏力。现在的我尽管还有着充足的斗气、圣光以及恶魔之力,但体能的流失让这些东西能够发挥出的作用十不存一。可以说,如果这个时候遇见什么敌人或者山里的野兽,很有可能会死。

“身体上的痛苦能让你清醒一点。”提塔妮娅飞到高空眺望着,然后看着我说道:“接下来我要尽量保存能量,所以不可能一直这样陪着你。但最后还是要告诉你一句,万一有什么自己一个人抗不下的压力,请一定要告诉我们。”

“好啰嗦啊你。”

这种话今天重复了三遍,又没有什么用。

恢复体能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在感觉到自己行动无碍之后,我便带着智商锐减的提塔妮娅回到了战场之上。而等到这个时候国王军的部队已经所剩无几,只留下反抗军在战场上收拾残局。

但向我们炫耀自己未婚妻的那个人没能回来。

根据白毛所说,这场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他的战斗技巧其实足够在乱军之中存活下来了。可就在快要撤离之前从他怀里突然掉了快村姑才用的头巾,在去捡的时候被人砍下了半边脑袋。

相当愚蠢的死法。

我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有何意义,一块头巾和自己的生命孰轻孰重都分不清的人活该去死。不过人应该都是最惜命的才对,到底是什么促使他忘记了自己身处战场,不顾命的去捡那个什么用处都没有的东西?

不明白。

人死之后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哪怕这个世界有灵魂,但总归是和活着的人阴阳两隔,成为冤鬼就再也无法和自己想念的人见面,岂不是更可怕?

甚至于扩大到整个军队,他们为什么会为了别人的理想去拼命呢?

明明双方的上层都没什么区别,所谓的实现好的目标也只是让士兵们送死的口号而已,就算反抗军真的赢下这场战争,民众的生活都不会有什么两样。

毫无意义,所以我不明白。

这样想着,在面前的那个人的身体上不知为何突然出现了黑线,然后转瞬即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