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香蜜沉沉之倾城之恋

容齐8

♥璇玑宫♥

倾城在碧霄宫睡觉时突然接到旭凤传来的消息,说是天后今日可能要来璇玑宫查探虚实,弄的倾城匆匆忙忙的就往九重天赶

倾城:邝露?怎么回事?天后怎么会想要过来看的?

倾城气喘吁吁的赶到了璇玑宫,路上都不敢耽搁,就怕迟了一步被发现润玉不在天界

邝露:邝露也不知道,只是火神殿下刚刚传消息给我让我主意一些

邝露见倾城回来了,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旭凤:倾城?你回来了啊

旭凤从练兵场,急急忙忙赶回了九重天就往璇玑宫来

倾城:旭凤是出什么事了吗?你母神怎么会想到要来璇玑宫的

看见正主倾城刚刚好可以好好问问

旭凤:不知道,今日我请安的时候母神心情不好,可能是这几日父帝和母神恼什么变扭了吧,她有意无意的问我这几日有木有和兄长见过面

旭凤说着今日的事情,他总觉得母后今日会来璇玑宫,毕竟天帝和天后闹隔阂好像和润玉有关

旭凤:我没办法只能找你回来演场戏给她看

旭凤也想借此机会见一面倾城,看倾城戴着自己给的簪子心里很开心

倾城:好吧……要不我们喝酒然后……邝露弄点酒菜来

倾城想了想想到一个办法,倾城先把璇玑宫里恢复了成了她出现以前的模样,免得天后起疑

邝露:

邝露赶紧下去准备

润玉:旭凤有几日没来找我聊天了最近在干什么呢?

此时的润玉是倾城假扮的,举手投足间像极了润玉就连对面的旭凤都看不出来

旭凤:最近旭凤在军营练兵,倒是疏忽了兄长是旭凤的不是,今日特地来找兄长喝酒

旭凤知道对面的是倾城,耳朵听见异动知道母后的人在暗处,旭凤顺着倾城的话说下去

润玉:那你我兄弟二人今日不醉不归

润玉举杯邀旭凤共饮

旭凤:好……干杯

旭凤很快入戏

旭凤:兄长给你看看我的琉璃净火又厉害了好多呢?

酒过三巡旭凤脸微红,站了起来要表演自己的绝技给“润玉”看

润玉:你是要烧了我璇玑宫吗?

“润玉”微笑着摇摇头看着旭凤,邝露在一边默不作声的站着

旭凤:不就玩玩火吗?没事的

旭凤不依不饶开始放火烧了旁边的烛台

润玉:你居然把我最喜欢的烛台烧了,你……

“润玉”眉头一皱气呼呼的看着旭凤,手一挥一条水龙过去旭凤便成了落汤凤凰

天后荼姚:你们两个身为天界皇子,喝的不省人事成何体统,还有你润玉身为兄长带领弟弟喝酒就算了居然对旭凤动手,你该当何罪

天后得到他们打起来的消息赶来就看见旭凤浑身湿透可怜巴巴的站在那里

润玉:母神……润玉知罪

“润玉”双膝跪地行礼

旭凤:母神……不管兄长的事是孩儿找兄长喝酒的……额……

旭凤看天后生气了也跪了下来就怕天后罚“润玉”罚重了就不好了

天后荼姚:来人把火神殿下扶回栖梧宫休息,润玉身为兄长没有照顾好弟弟,在天界公然醉酒打斗,特罚禁闭璇玑宫一个月,润玉可认罚

天后瞪着润玉气的不行,但是她刚刚和天帝在闹冷战不宜罚的过重引天帝更加不满

润玉:润玉认罚,可是这布星挂月之事……

“润玉”心里窃喜但面露难色

天后荼姚:本座自会找人代劳,夜神殿下还是好好禁闭静思己过

天后就觉得润玉想以此来逃避处罚,一句话绝了他的幻想,甩袖离去

润玉:多谢母神,母神慢走

“润玉”规规矩矩的行礼送天后离开

邝露:倾城这个计策倒是不错,这样天后一个月都不会注意璇玑宫了

邝露捏了一把冷汗,就怕天后发现端疑

倾城:这天后肯定是在天帝那里受了气,才找到了璇玑宫头上来

此时的倾城已经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只是刚刚喝了太多的酒有点上头

邝露:倾城休息一会吧,你刚刚可是喝了不少的酒呢

邝露看倾城站不稳了,赶紧扶着她,刚刚太匆忙了来不及去挖梅花树下的酒,只能拿璇玑宫里面的酒谁知道那些是以前旭凤送过来放着他来璇玑宫好喝的都是烈酒

倾城:可是……

倾城见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就想赶紧的赶回去,她走的时候太急了没有来的急留下只字片语,容齐那性子醒来看不见自己肯定会把自己自责的半死的,她必须赶紧回去,刚走一步支持不住一阵眩晕,倾城直接倒邝露身上

邝露:倾城?

邝露只得扶倾城去寝殿休息

♥碧霄宫♥

小荀子早上起来发现倾城还没起,她昨日明明说今日她做早餐的怎么会还没起来呢?不一会小荀子发现碧霄宫中没有倾城的影子,慌慌忙忙的去敲容齐的房门

小荀子:公子?公子倾城姑娘好像不见了,小的找遍了整个碧霄宫都没有找到倾城姑娘

小荀子怕倾城在容齐房里面,说的很小声

容齐:什么……你说姐姐不见了,怎么会,她房间可找了吗?

容齐慌里慌张的批了一件衣服就打开门

小荀子:小的进去看过了,里面的被褥都凉透了,应该起了很久了

小荀子听容齐这么问知道倾城不在容奇这里,那就是离开了

容齐:怎么会

容齐一下子没了力气似的差点跌倒,慌忙往倾城房间走去

小荀子:倾城姑娘以往出去都会知会一声的断不会这样不辞而别的

小荀子也急了跟在容齐后面,倾城要是离开了他家公子可怎么办啊?

容齐: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生气了……

容齐走进倾城房间,里里外外看了发现真的没有一点人气了秃废的坐在倾城的床上

小荀子:公子……

小荀子很担心容齐,他现在的样子就像个死人一样没有声存的气息

容齐:姐姐你回来啊……齐儿错了……姐姐不要离开齐儿啊

容齐眼泪滑了下来,手里紧紧的抱着倾城的被褥,努力的吸着被褥上属于倾城的气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